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魂战天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 蜕变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3:48

魂战天下 第二百二十四章 蜕变

唐羽心中焦虑,恨不得速度再快一分,然而不论他怎么快,前面的细小骨剑却是似乎永远都比唐羽快一点一样。那种感觉,让他心中的焦虑更盛,心中更是涌起一丝绝望。

就算这一击,没有将唐羽轰杀,那么他的魂魄也必然会被逼得再次分离,到时候恐怕就算是灰影,也没有办法再将他的魂魄合一了。

“可恶,应该毫不保留的出手的,没想到此人竟然有对付魂域的手段。”唐羽心中愤怒的呢喃着,而后忿恨的道:“不对,邪修对各种阴邪之力极为了解,其中有些手段更是令人发指,相比起普通的魂师,邪修对于魂魄领域只怕更加清楚。我早应该想到,并且暗自戒备才对,这段时间的提升,让我有些目空一切了。天下间强者入云,各种天骄更是数不胜数,各式各样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谁也不知道对方的下一个手段是什么,很可能那一个手段,就足以让人瞬间由生转死。”

唐羽心中涌起一丝悔恨,他到现在取得的成绩,短短一年多的时间,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换了别人,都认为骄傲是理所当然的。而在唐羽的心中,也确实有了一丝骄傲的心理,浪费七年的时间,他仅仅花了一年多,就再次与这些天骄并立,如今更是再次的突破,不论是肉身还是修为或者是手段,他都未必会弱于那些天骄,甚至在肉身一方面,他有自信胜过同辈中人。这样的成绩,骄傲也无可厚非。但是现在,一时的骄傲和轻敌,却是转眼间让他命悬一线。

他不甘心,这一年多走来的各种艰苦,就是为了两年后那一战。他不甘心在现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一丝的骄傲而让一切化为泡影。

“吼……”脑海之中不甘的嘶吼,有着极大的愤怒,有着滔天的不甘,更有着一丝悔恨。前方那近在咫尺的骨剑,却让他在生死之间咫尺天涯。

当那一道骨剑,终于冲入了魂域之中之时,唐羽心中的绝望之色更盛,心中更是涌起一丝无力感。那骨剑冲入魂域之后,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径直朝着唐羽的魂魄而去。

一丈的距离,唐羽距离那骨剑不过一丈的距离,然而这一丝距离,就算他伸出手,也根本够不到前方的骨剑。只是,纵使是无用功,唐羽依然忍不住的抬起手,想要将那骨剑抓住。只是,除了眼睁睁的看着那骨剑距离自己的魂魄越来越近,他根本没有其它的办法。

突然,一只纤细的手掌涌现,手掌抓着那骨剑,疾驰的骨剑顿时纹丝不动,再无法前进半分。而就在骨剑前方三寸,唐羽呆滞的魂魄,依然不为所动。

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手掌,一种劫后逢生的感觉,让唐羽忍不住有种虚脱之感。纤细的手掌,宛如女人的手掌,这一双手更适合用来弹琴,但是如今却是抓着那一把骨剑。

蓦然,那手掌一用力,狰狞的骨剑,在唐羽眼前化作一道道光芒消散。

“前……前辈……”唐羽看着那一双手掌的主人,那美丽得令女人都会嫉妒的容颜轻轻一笑,摆了摆手,道:“你的魂域,我暂时可以帮你守护。”

唐羽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下,肉身霍然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之前唐羽看得极为清楚,甚至深深烙印入唐羽心中的骨剑。这一把骨剑,就在刚刚,差点就真的将其斩杀。如今,这一把骨剑再次临近,只不过是朝着唐羽的头颅而来。

直接一掌朝着骨剑拍去,银白色的手套,硬生生的抵住了那斩落的一剑。而毫不保留的力道,更是将这一剑崩飞,巨大的力道差点让那男子将手中的骨剑脱手。

看到唐羽转醒过来,男子的脸色顿时一变,手中剑诀一引,一道道骨剑残影从骨剑之上分离而出。

然而,男子还未来得及出手,眼前却是光芒一闪,一道箭芒突兀的出现在眼前。此时,男子才想起,唐羽扑来之前,最先出手的是那奇异的残影,而后就是一道箭芒。只是,唐羽的速度比箭芒还要更快,使得一时之间男子倒是忘记了箭芒的存在。

如今箭芒涌现,他的剑诀来不及变化,凌空一剑刺出,朝着那箭芒而去。

“我错了……”唐羽缓缓呢喃道。

突如其来的认错,让那男子的神色不由为之一怔。唐羽看着那凌空一剑,沉声道:“我小看了你,一开始就应该下杀手才对……”

男子的脸色顿时一沉,眼中满是愤怒之色,寒声道:“凭你想杀本少,狂妄至极!”

手中的骨剑与那箭芒相碰在一起,然而出乎男子的意料,那箭芒竟然在这一剑之下化作点点星光。见此,男子神色先是一怔,而后脸上狰狞一笑,手中长剑余势不减的朝着唐羽而去。

只是,就在那长剑临近唐羽之时,箭芒化成的星光,却是在男子惊愕的神色下,再次汇聚在一起。

此时的男子,前冲之势未止,而那重新汇聚的箭芒,所在之处正好是那男子眉心所在。距离男子的眉心,不过三尺的距离,这个距离太近了,近到那男子的眼中愕然之色还未消散,这一剑已经直接贯透其眉心。

被贯透眉心的男子,前冲之势不减,手中的骨剑之上,力道已然全部保留着。一剑刺入唐羽的眉心之中,看似两败俱伤之局,然而唐羽的身形却是突然一阵扭曲,化作一道残影消散。而在那男子的身后,一道身影涌现,那身影身穿一袭黑色长衫,袖口与衣领之处更是镶着金边。长衫舞动之间,连同那飘散的长发,尽显一副洒脱之意,只是那双眼之中,却是带着一股寒意。

那身影缓缓抬起手,一股刚猛的气息涌现,看也不看的朝着身后一掌拍去。这一掌落在那男子的头颅之上,直接一瞬间将那头颅拍飞,鲜血更是飞溅而起。

血花洒落,落在那银白色的手套上,更添了一股肃杀之气。手掌轻轻的抽回,抽回之间鲜血从手套之上滴落,随后唐羽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出现之时,已然在那残奴的神情。

然而,出乎唐羽的意料,唐羽还未出手,残奴却是先行倒下,神识一探下,那残奴的身上已然没有任何的气息。

从交手到结束,整个过程看起来极快,但是事实上却没有太长的时间。短暂的交手却是极为的凶险,唐羽没有想到,这一次短暂的交手,竟然让他在生死关上走了一遭,如果不是灰影的出手,现在身死的是他。

“看来,这残奴的身上有禁制在身,那男子若死,这残奴也活不了……”唐羽呢喃着,手掌一招,将那男子手中的骨剑和虚神戒收起,随后神色不变的来到那血蛹之前。

血蛹之上,唐羽所留下的那一滴精血依然还在,并没有丝毫被吞噬的迹象

唐羽的眉头顿时一皱,眼中带着一丝寒意。这血煞蝶的蜕变已然快要完成,如果到最后,这血煞蝶依然不愿意吞噬唐羽的精血,那么唐羽将会第一时间将其击杀,不会让它有号召虫群的机会。

“前辈……多谢你……”看着眼前的血蛹,唐羽心中传念道。

灰影笑了笑,道:“不必言谢,你的生死,对我的关系也很大。”

唐羽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是涌起一丝感激和侥幸。如果没有灰影的出手,这一劫他绝对躲不过。

蓦然,唐羽神色一整,看着眼前的血蛹。血蛹开始一丝丝的剥落,血煞蝶似乎要破蛹而出。然而,唐羽的那一滴精血,却是依然没有被吸收。

“既然不愿为我所用,留你何用……”

唐羽冷哼着,抬起手掌,朝着那血蛹拍去。然而,就在唐羽手掌几欲落下的瞬间,那落在血蛹上的精血,却是突然有了一丝的晃动。这一丝晃动之后,精血开始缓缓的减少着。见此,唐羽的神色顿时一喜。

直至那精血全部被吸食殆尽,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唐羽心中涌起,闭上双眼,唐羽似乎能够看到那血蛹内的一丝变化。血蛹之中,有着无数的血丝,血丝和四周的丝线连接在一起,仿佛血管一样。而在那血蛹之中,还有另外一个更小一分的蛹存在着。

如今,那更小的蛹,却是一点点的裂开,随着那蛹的裂开,一丝红芒四散了开来。直至那蛹被完全的撕裂,一道红影冲天而起,撕裂了整个血蛹,冲向了高空之中。

唐羽看着那冲破蛹茧的血煞蝶,与以往的血煞蝶,并没有太多的分别。依然仅有巴掌大小,若说有分别的话,就是眼前的血煞蝶,其身体与红玉更加的相似,透明的身体看起来根本不像是生物,而像是雕刻之物。

而从那山谷之中,更是有一股血煞之气朝着那血煞蝶涌去,这股血煞之气不弱,不过却转眼间被那血煞蝶吞噬了个干净。

吃饱喝足后的血煞蝶双翅摇动,瞬息间来到唐羽身前。然而下一瞬间,唐羽的眉头却是一皱,这血煞蝶的确和他有着一丝联系。可是,沿着这一丝联系,唐羽却是从血煞蝶之中,感觉到一股不满之意。

北京华博医院费用贵吗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好吗
北京华博医院住院费用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治什么好
北京华博医院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