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碩士捐精死亡案續醫院稱家屬多項指控不實

发布时间:2019-11-09 03:12:11

硕士捐精死亡案续:医院称家属多项指控不实

本报讯(刘睿彻) 针对在读硕士研究生,昨日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表示,捐精者家属的多项指控不实,起诉是其权利,相信法律会做出公正判决

据了解,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是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法人单位昨日,医院法律顾问万利强表示,郑金龙的多项指控事实不成立,没有法律依据

律师表示,郑金龙指控华中科大、协和医院鼓励、要求郑刚捐精实际上,捐精没有任何强制规定,属于完全自愿行为,根据个人意愿随时可以中止

家属还认为,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捐精是严格按照卫生部规定的捐精流程进行的,之前的4次捐精也是依此完整捐精程序进行的不存在未保障安全的问题

郑金龙还提出,未告知捐精风险万利强说,捐精前签订的知情同意书,已经充分告知捐精的注意事项

家属还指控被告不同意尸检万利强特别强调,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要求,民事诉讼的尸检需由家属提出并同意,才能进行郑刚不幸猝死后,精子库和协和医院负责人首先征询其家属是否需要尸检,以明确死因,并表示愿意承担费用,但其家属并未同意

此外,郑刚是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外科2008级在读硕士,并非一直误传的博士

庭审现三大焦点

冯劲松

庭审虽未公开,但事后采访双方律师及当事人,发现庭审现三大焦点

焦点1 是否侵犯捐精者权利

原告律师刘杰说,在庭审提供的捐精知情同意书中,华科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只谈到了捐精有益,但未对捐精有可能造成身体的伤害或风险进行明确说明,此案就是因为告知权的某些缺失,致捐精者未意识到风险,引发不幸事件

被告方律师万利强却认为,其实捐精也只相当于一次做爱过程目前,全世界还未出现一例因捐精死亡案例,但因做爱死亡的案例却不少见,而那些死亡者大多因心脑血管疾患致死而捐精前会对捐精人进行很严格的体检,但一般不检查心脑血管疾病郑刚的死因应与捐精没有直接关系,最多只能算个诱因

但郑金龙称,自己有一份盖有“老河口市第一人民医院”公章及9名前同事签名的《证明》,郑刚在该院工作期间,身体健康、无心脏病史郑刚春节回老河口时,该院还对郑刚进行了脑、心、肝、肾等免费体检,结果都很正常没想到10天后郑刚猝死于捐精过程中,不可思议

焦点2 索赔金额是否合理

从郑金龙的证据包内,他拿出郑刚每次读书向自己借的钱,有次是买房结婚时的借款,共有十余笔,合计15.1万元郑金龙说,每次供儿读书,他就让儿子写下借条,一是激励他,二是也好到时有个凭证

郑金龙向华科大索赔各种费用共400多万元,这个金额是否合理郑金龙算了一笔账:从小培养郑刚学习,结婚时还借钱为其购置新房,直到临死前,郑刚读硕士的花费也是郑家人供的,郑刚活了34年,他算算大概花掉113.6万元硕士毕业后走向新的工作岗位,创造的财富或为家里带来的收益,可能会超过千万元,索赔400万是非常合理的

原告律师刘杰说,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其实索赔再多也不过分,这要看法院根据相关法律条款及综合考量来定,作为律师不便下结论

而被告律师万利强认为,赔偿要按法律法规来,不能漫天要价,索赔要有根据

焦点3 协议是否有效

昨日郑金龙向展示了一份协议书,甲方为郑刚的父母郑金龙、赵华及妻子吴某,乙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和丙方“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分别盖了公章这份协议的时间是2011年2月13日,也就是郑刚死亡的第二天

协议书显示:“郑刚系自愿捐精,在取精室意外发生猝死”,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各种费用8.8万元,同时减免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刘杰律师说,作为死者家属,两位老人都60多岁,长途奔波而来校方派出法律顾问,让老人签这种协议,明显欠妥,另外,作为死者妻子,也正在悲痛之中,立即签订这份协议,现在看来有些过急

根据协议看,这8.8万元只能看作是对死者的捐赠,而看不出任何赔偿而根据相关法规,如果一个人死亡,双方都无过错的话,也该让双方共同分担,而现在只看到了郑家一方承担

郑金龙则认为,当时儿子死亡时,自己要作尸检,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到现场,匆忙火化了尸体

万利强则认为,家属都是成年人,签了协议是有效的当时事件发生后,生殖中心打110、120报警,警方也出警检查,不作尸检是郑刚家属同意才处理,与校方无关

(冯劲松)

硕士捐精猝死案昨不公开审理家属索赔400多万元合议庭调查后择日宣判

本报讯(冯劲松) 昨日,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关于郑刚“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份权纠纷”一案在洪山区法院不公开审理,这是继今年6月19日休庭两个月后,洪山法院第二次审理此案,开庭历时两个半小时,将择日宣判

昨日上午7时许,原告郑金龙与同乡邻居郑本林提着两大包证据,早早来到法院他信心满满地说,一定会打赢这场官司为这次开庭,一个多月来,他来往穿梭在武汉、鄂州、老河口三地收集证据,花费了30多万元

2011年元旦,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在试运行期间,于华中科技大学校园内拉起横幅招募在校“高智商优质基因”学子捐精子华中科技大学在读医学硕士郑刚响应号召捐精当年2月12日11时,郑刚走进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第五次捐精,身体出现异常,在送医途中死亡从走进省人类精子库到死亡,前后只有一个多小时事发后,校方“出于人道主义”支付了各种费用8.8万元,并减免郑刚妻子吴某在读研期间的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

对这一处理结果,郑刚的父亲郑金龙感到不满,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向该校索赔各种费用共计400多万元今年6月,洪山区法院开庭进行一审,因原告郑金龙证据未找齐,法院宣布该案择日重新开庭

昨日上午9时准时开庭,郑金龙及原告律师——洪山区法援中心指定的王艳梅、刘杰,同被告方律师、华科生殖中心法律顾问万利强、何丹等人走进法庭

10时44分,庭审暂时休息10分钟,而后继续审理,11时45分庭审结束主审法官未当庭宣判

据参加庭审的律师称,此案还需合议庭根据庭审证据,查明事实,再进行庭后调查,才可能有个结果,这不是短时间能解决的事

怎么缓解肠道感染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