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卡拉OK版权收费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2019-12-05 09:36:05

卡拉OK版权收费谁说了算,

目前,谁将成为这块蛋糕的主人,仍存变数。或许只有合作,才是可行的途径。

8月7日,北京西城区西绒线胡同甲7号,一栋不起眼的建筑,墙体班驳,中国音像集体管理协会(以下简称 中国音像协会 )就在5楼办公。

我们最近将公示具体的收费标准,和文化部的会有不小的出入。 王化鹏,中国音像协会负责人,这段时间,因为 卡拉OK版权收费事件 ,王不停地应付各路媒体的采访。

此前4天,文化部率先在其站上公布了 全国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 项目有关内容,对卡拉OK版权使用收费标准作出具体规定。

更早些时间,7月7日,国家版权局批复对卡拉OK厅使用音乐电视作品收取版权费,指定的执行机构却是中国音像协会。

这是中国迄今为止牵涉范围最广、数额最大的版权费用收取行动,在过去20多天里,一直是舆论的焦点所在。

在此背后,民间测算每年约有百亿元的卡拉OK版权使用费,这样,每年收费方的管理本钱也在20亿元左右。

两部门同时介入

针对同一产业,两个部门采取了两套其实不相同的收费标准,并分别授权其各自下属的单位予以实行。

在版权局公示收费标准之前,暂不方便说明。 8月8日上午,中国音像协会刘文和对说,这是他们的最新规定。

此前,该协会与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合作,就卡拉OK版权使用收费标准起草草案

,上报国家版权局等待批示。

已经获批了,版权局近日就会公示。 王化鹏说,他们的收费标准和文化部的不同,到时候会召开发布会予以解释。

8月3日,文化部通过其站表明,将通过下属的文化市场发展中心搭建的系统收取卡拉OK版权费。

针对同一产业,两个部门采取了两套并不相同的收费标准,并分别授权其各自下属的单位予以实施。这并不偶然,据国家版权局相关负责人对外泄漏, 事前双方并没有具体沟通。

实际上,两个部门争抢卡拉OK版权收费,最先缘于文化部掀起的 统一曲库 的监管纷争。

7月18日,在文化部发起成立中国娱乐行业协会的发布会上,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司长刘玉珠宣布,由文化部批准下属的文化市场发展中心建设 全国卡拉OK管理服务系统 。

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主任梁钢介绍此举的目的是,避免不健康歌曲进入KTV,并逐渐解决唱片业、着作权人和卡拉OK经营者之间关于着作权的矛盾。

尔后不久,相应的收费措施被公布。

而就在文化部宣布 统一曲库 的第二天,中国音像协会对外宣布,国家版权局已经复函同意他们和中国音像协会联合展开卡拉OK音乐电视收费。

我们从批准成立之日起,卡拉OK收费就是我们重要工作,从年初开始我们已经进行调研并起草收费的方案。 中国音像协会王化鹏说。

针对收费,梁钢也有自己的解释,他们已为 统一曲库 进行了两年的调查论证和筹备, 并解决了法律、政策、技术、商务等相干问题。

经文化部批准,将在武汉、郑州和青岛三个城市率先试点。 梁说,试点工作预计将于年底完成,然后逐渐推广全国。

谁有版权代理权?

如果没有和唱片公司协商并得到授权,就抢着自行建立曲库,其行为与盗版无异。 中国音像协会王化鹏说。

突然之间,国家的两个部门都成为我们的版权代理人。 NI版权莫总监对说,作为音像版权所有人,他们和索尼BMG以及国内一些唱片公司,至今未向任何中介机构委托代理其版权。

长期以来,我国管理音乐作品表演权、广播权和录制发行权的组织是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卡拉OK经营单位也一直向该协会交付着作权费用。

作为着作权集体管理机构,我们直接代表着这些词曲作者的权利。 该协会法律部主任刘平介绍,该协会的主要会员是词、曲作者,目前注册会员大约是4000多名。

实际上,国内音乐词曲和表演作者数量远超过4000,该协会也不能完全代表国内版权所有者利益。可以印证的一个事实,国家版权局统计,从2004年3月至今,50多家代理机构已对我国各地两万多家KTV经营者提起了版权诉讼。

另一方面,刘平介绍,在2004年的诉讼纠纷当中,屡屡败诉的KTV商家希望由文化部门来整合KTV商家,组成同盟去和版权所有人争取利益。但国家版权局有不同看法。7月27日,该局在《就卡拉OK经营行业版权使用收费问题的说明》中强调,中国音乐着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协会才是卡拉OK经营行业版权使用收费的主体。

其根据在于,《着作权法》和《着作权具体管理条例》规定,以卡拉OK经营方式使用作品

,只能通过集体管理的方式向权利人支付报酬,这些作品的表演权、放映权和复制权全在两协会管理之下

但文化部门也有自己的 收费优势 ,那便是其辖下MTV商家。

如果没有和唱片公司协商并得到授权,就抢着自行建立曲库,其行为与盗版无异。 中国音像协会王化鹏说,国家版权局之所以迟迟未推出收费办法,主要是在法律和程序上做更充足的准备。

谁收费更科学?

从技术上讲,按下载次数来收费自然更科学些,但版权部门认为,收费不是文化部门管辖的范围。

这是市场经济,天经地义的事情 。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主任梁钢表示

,在 统一曲库 的基础上,将凭仗统一曲库向唱片商或音乐版权人谈判音乐版权许可,并从中收取合理的 服务费 。

文化部公布的 全国卡拉OK内容管理服务系统 项目负责人杨广立告知, 该系统通过互联连接各个加入系统的卡拉OK厅,并自动记录卡拉OK厅对某一首歌曲的点唱次数,版权所有者根据下载次数收费。

梁钢表示,这个平台在实际运营中自愿加入,版权方和使用方都可零成本接入。

杨广立同时介绍,这套系统的权威性在于文化部门对文化内容的权威,进入该系统了,就证明其内容的健康、合法,如果卡拉OK场所不使用这个系统,自己选歌,就要另外向文化主管部门审批, 这很明显,他们(版权局)不具有这个人力物力财力获得所有歌曲的版权 。

国家版权局自然不让步。该局信息宣传处处长段玉萍表示,目前版权局和中国音像协会、音着协会还在商讨,是不是通过一次收费解决KTV目前所有的版权问题。

公示之后的标准就等于音着协不再单收费了,针对KTV等于是3权合一,包括词曲作者的表演权、唱片公司的放映权和复制权

据介绍,此前音着协是按营业面积收取KTV的费用,1平方米0.12元,每一年在全国范围收取的版权费用大约在6000万元左右,集体管理条例公布以后,国家版权局将要进行重新核定。

来自中国音像协会的消息,国家版权局即将公示的收费标准将是把音频、视频费合在一起后的标准,也就是说行将公示的价格还包含了音着协所要收取的费用。

国家版权局发言人、版权管理司司长王自强说,在事前对全国几十座城市进行的调查测算中,平均下来每首歌的版权使用费在0.17元左右,最高不超过0.2元,收费也并不是全部为黄金时段的价格,决不超过卡拉OK场所营业额的1%,甚至低于0.5%。

但在杨广立看来,版权局的收费是模糊收费,就是以营业额为根据收费。

我们系统的收费则是更加精确和透明的,这首歌被点播了几次,就收取几次的钱,点播次数多的歌曲它的着作权人收益就大。 杨说,同时,每首歌的价格也是由双方自己确定,乃至双方也可以协商免费使用。

中国音像协会负责人王化鹏认为,从技术上讲,按下载次数来收费自然更科学些,但版权部门的办法更简便、适用,更能在短期内到达收费目的。

国家版权局有关人士认为,文化部只能对文化作品的内容进行管理,建立一个统计点播次数的系统,只能对歌曲的点击次数进行管理,收费不是其管辖的范围。 即使收费,标准也应该参照版权局的有关规定,而不是自行制定收费标准。

国家版权局管理司王自强认为,版权局的收费,也可以按照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同一地区不同卡拉OK的范围和盈利情况区别对待, 更加灵活。

殊途同归?

我们并不是插足图利。 梁钢其实不认同外界质疑的争利目的,他一直强调搭建这个平台主要是用于服务。

应当不会同时出台两个不同的规定吧 8月8日,北京麦乐迪KTV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表示,两部门应该协商解决这个事情。

事实上,就在近日,两争抢收费的单位都沉默起来。

但双方面工作可相互促进,并行不悖,殊途同归。 国家版权局管理司司长王自强认为,对于着作权的监管、费用标准的制定和收费都是版权局的职责范围,文化部并不能收取着作权费用,而是对文化内容的管理。

在王自强看来,卡拉OK涉及到文化市场和版权两个系统,前者属于文化部的管理范围,后者则属于版权局的管理范围,两者之间不可相互替换,但缺一不可。

而在监管和收费背后,根据民间测算,每年约有上百亿元的

蛋糕,每一年进行版权管理所收入管理成本也在20亿元左右。

我们并不是插足图利。 梁钢并不认同外界质疑的争利目的,他一直强调搭建这个平台主要是用于服务。

我个人认为双方是有合作的可能的。 杨广立说,这样,版权局也可以借助这一系统实施收费。(刘伟 王荟)

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沙治疗阴道炎医院
福州肺科医院怎么样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常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