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电煤定价之争谁在为奶酪而战

发布时间:2019-07-08 18:41:36

电煤定价之争,谁在为奶酪而战?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于铁板一块的电力垄断地位,煤炭定价已经相当市场化,即便这种市场化并不彻底。当然,这也让两者的博弈进一步升级。

以煤炭大省陕西为例。除神华集团外,2006年7月,陕西省政府组建了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这让陕煤面对五大电力企业的陕西公司时腰杆更硬。2009年,在中央力争“保8”的大背景下,陕西和内蒙古成为全国提出GDP增速13%的两家资源大省(自治区)。其中,陕西的底气之一,便是将省内电煤的开票结算价临时提至385元/吨;而在2008年1月~8月,这一价格还是272元/吨。

众多迹象表明,陕西省主导的电煤定价的这场战争不过是刚刚揭幕;在另一个煤炭大省山西,2008年6月,央企5大电力公司之一的华能国际董事长李小鹏调任山西省副省长。

疆煤东运:煤炭市场新版“狼来了”

当陕煤还在为“临时涨价”的成功策略而高兴,高企的内地煤炭价格却面临着“疆煤东运”的洗牌之虞。

“甘肃历来是疆煤冲击最大的省份,尤其是千里河西地区(含甘肃五个地级市),完全在疆煤有效辐射范围之内。”中国矿业联合会调查研究部主任卢业授认为西北五省已经成为疆煤东运最大的冲击区域。

新疆煤炭工业局的官员则更为乐观。“兰新铁路复线将于2009年6月18日正式开建。我们计划3年之后,通过这条铁路每年向内地输送3亿~5亿吨的疆煤资源。”该局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说,疆煤东运是中央建立能源新基地的战略体现,必须实现。

回眸2008年,西北最大的煤炭产业基地——陕西省全年产煤仅2.125亿吨。相形之下,3亿~5亿吨的疆煤东运计划来势汹汹。

“1吨新疆煤至少比甘肃窑街煤便宜50~80元,我们单位每个月的最少用煤都在数十万吨,累计下来,会是一个天文数字。”祁连山()水泥青海省民和分厂距离甘肃省兰州市红古区窑街矿务局仅20公里。该单位从2008年冬天开始积极储煤,其中,从新疆经公路运输远道而来的低价煤成为了企业第一选择。

煤炭供销链从2008年冬天开始改变。

“狼已经来了,新疆自治区政府今年启动了未来4年后输送能力将达到3亿~5亿吨的疆煤东运计划。而眼下,通过公路涌入甘肃、青海省的疆煤资源年输送量也已经达到1000万吨以上,我们的游戏规则正被改变。”在兰州市海石湾镇常年从事煤炭贩运生意的老冶开春后改变了进货渠道。他透露:“以前从地方矿井贩煤的渠道已经不赚钱了,周遭大小煤贩子都在拉新疆煤,他们的成本要比本地煤便宜超过100元/吨,即便终端销售再让利50元,还是有50元的获利空间。”老冶现在也购买了3辆半挂货车,开始从新疆远距离贩运。

甘肃省窑街矿务局下属的多家矿井感受到“狼来了”的气息。“我们去年是一二月份就做过密集调研,发现邻近的青海省民和县有超过100家私营煤炭贩运点都在销售新疆煤,而价格仅仅相当于我们的出厂价格。”窑街煤电公司销售人员张先生说,2008年煤炭高企、最高达到700元/吨以上的时候,销售工作根本不用跑,需求单位都是早早把煤款打到公司账上,然后排队等货。现在不行了,有相当多的老客户改用新疆煤了。

甘肃、青海同属产煤省份。以甘肃为例,该省2007年全省煤炭产量突破4000万吨被地方政府大写特写,视为历史性突破。但在来势汹汹的3亿~5亿吨疆煤东运计划面前,地方产能微乎其微。

事实上,甘肃省在2008年电煤供应紧张的当口,由省政府出面,与新疆自治区政府已经签署了年供应量超过1000万吨的电煤供应合同。显然,这一占据全省产能1/4的数字,将极大打压当地煤炭价格。

大宗煤炭交易总经理王宇航密切关注疆煤东运的进程。“那里的资源太便宜了,大多数煤每吨只卖80~90元;即便灰分特别低的优质资源,发售价也鲜见超过100元/吨。”王宇航2008年深入新疆充分调研后,预判甘肃、青海以及陕西的煤炭价格都将受到疆煤的不同程度冲击。

2008年电力行业预计亏损700亿元

华能、华电、国电等五大发电集团电煤重点合同基本签订,合同量达到2.9亿吨,基本占到电煤重点合同量的一半

2007年和2008年两年,电煤价1吨已涨50~70元,幅度为20%左右

按1吨煤发电2000度计算,每吨煤价上涨20元,每度电价上涨约1分钱

陕煤涨价:被GDP绑架的一场博弈

开两会,王黎都不得安生。

王黎是大唐略阳发电公司(下称“大唐略阳”)员工。作为陕西省人大唯一的电力系统基层代表,在大唐略阳燃运分厂办公室工作的她,每天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了解电煤燃运的进出厂情况,与厂内以及发电公司内部各部门及时沟通,确保燃煤供应在安全线以上。

陕西省两会召开、王黎不在燃运场的那段时间,大唐略阳持续发生了“断炊”危情。“同事说最危险的时候煤炭堆放量只够一天用,眼看机组就要停运了。”王黎为此心急如焚,她在两会分组讨论时直接向与会市领导建言全力保障煤炭供应。

2009年2月9日,王黎得到了陕西电煤价格又涨的消息。

这一天,陕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下称“陕西工信厅”)紧急通知,要求大唐、华电、华能三大集团的陕西发电公司,以及其他电企、省煤业化工集团、各重点煤矿、西安铁路局和省电力公司快速协商,提出省内电煤暂按临时价格执行。在省内电煤合同未签订之前,陕西煤化所属煤企所供电煤暂执行385元/吨的开票结算价;待合同签订后,按照合同约定价格办理正常结算。

相比于2008年1月~8月272元/吨的结算价,这一价格飙升41.5%。陕西省此举目前在国内尚无先例。

电企抱团:亏损下的无奈

陕煤涨价旋即引发了轩然大波。

某电力企业高管说,这一价格较2008年电煤价格上涨幅度达113元/吨;而去年迄今的高煤价,已经导致诸多电厂亏损数额超过亿元,甚至有些电厂亏损额高达5亿元,企业根本没有钱采购这么贵的电煤。

但陕西工信厅显然对此有所准备。为督促电企就范,该通知表述称:“对因采购电煤不积极、等待、观望、造成存煤不足的电厂,省电力调度部门按‘以煤定电、煤多多发、煤少少发’原则合理调度。”

“时过境迁,这事如果放置在2008年年初,说不定大家只能就范。但现在不行,总公司下了死命令,饭碗重要还是服从地方政府重要?”前述电企高管说,眼下五大电力集团早已形成了采购同盟,“我们都是央企,也是强势买方,难道抵不过地方政策?”

不过,说归说,按照文件精神,五大电力集团在陕企业虽然坚决抵制与陕西煤化签订2009年度供销合同,却还是遵照陕西工信厅要求,暂时执行了高达385元/吨的开票结算价,给地方强势部门一个台阶。

然而如此一来,2008年已经亏损的大唐略阳,2009年的经营前景同样不容乐观。

略阳县归属陕西省汉中市,千里秦岭山脉环绕的这里,每一块煤炭资源都弥足珍贵,来之不易。大唐略阳则是大唐发电布在此处的一枚战略棋子,位处深喉,作用巨大。

“5·12”汶川大地震后,“我们在震后69小时零1分,公司全面恢复生产。”大唐略阳总经理罗存存回味着艰险时刻企业对地方应尽的。

但略阳乃至汉中却是煤炭大省陕西煤炭资源极为匮乏的地区。《中国经营报》从“搜城黄页”上遍览200多家略阳县主要企业,唯一的煤炭企业仅是一家蜂窝煤厂。

大唐略阳显然不能指望蜂窝煤。他们长期以来所需用的大量电煤,都要翻越秦岭山脉,经铁路入场;而运力长期紧张的宝成铁路是该公司电煤运输的唯一通道。“和其他电厂根本没有办法比,比如大唐渭河发电公司每吨煤炭成本最少比略阳便宜40元,而与类似坑口式的电厂比,略阳的电煤成本每吨要贵80~100元。”为此,罗存存、大唐略阳燃料科辛科长多次叮嘱王黎要充分利用人大代表身份,多为公司高企不下的电煤采购价格鼓与呼。

与王黎同为陕西省人大代表的略阳县长唐勇为此颇感挠头。“本地多矿少煤,正因为金属矿产企业多,本县用电量很大,大唐略阳稍一断炊,全县经济就要遭受重大损失。”回过头再看,唐勇又没有能力协调独揽全省煤炭供销大权的陕西省煤炭运销集团公司(下称“陕西煤运”,陕西煤化下属企业),因此,他私下经常向罗存存解释县政府爱莫能助。

地处陕南的大唐略阳深知自己短板所在。“我们每年冬天都要搞冬储,截至2008年9月上旬,该厂在四川朝天站储煤近1万吨、宝鸡东站储煤约7000吨。”罗存存说,笨鸟先飞了,还是没躲过电煤荒。

2007年之前,大唐略阳采购电煤选择多条腿走路。“煤炭矿务局以前都有销售权限,另外,只要我们价格合理,小煤窑、外省煤炭也愿意卖给我们。”辛科长介绍称,即便2008年1月~8月,陕西煤化下属的陕西煤运与大唐略阳签订的电煤价格也是在按照272元执行。“额外再加40元左右的高额运输成本,到场价超过300元,是全省电煤价格最贵的地方之一。”

情况在2009年1月份再度恶化。辛科长说,原来比较固定的来煤量陡然减少,存煤量快速下滑,最严重的时候存煤仅够使用半天,机组被迫停运在即。最荒的那几天,每吨电煤入厂价接近600元,但保电是政治任务,800元也得买!

隶属关系上,辛科长无权与陕西煤运省内电煤部直接联系。他的工作之一是打,向大唐陕西发电公司(下称“大唐陕西”)负责电煤价格谈判的任总报信,请求十万火急加拨电煤。

大唐陕西是大唐集团公司在陕全资子公司。作为陕西省最大发电企业,大唐陕西2008年装机容量已突破500万千瓦,2009年则计划将火电规模放大到695万千瓦。

“规模越来越大,我们从去年开始也将各电厂与煤炭企业签订电煤合同的权利统一归属到了省公司,尽量形成合力,降低原料成本。”大唐陕西一位不愿具名人士说,抱团御寒的指令来自于总公司,眼下,大唐、华能等5大电力集团都对旗下各省分公司下达死命令,“谁要擅自签订高价合同,马上撸掉帽子。”他说,“电发出来最大的受益者还是地方经济,我们期待地方政府有所作为。”

陕煤提价:意在收税?

与5大电企的被动抱团不同,陕西煤化从成立算起,就主要来自于陕西省政府的推动。

2006年7月,陕西省政府将陕西煤业集团等主要煤炭企业整合,组建陕西煤化。当年,陕西煤化总资产即由140.52亿元增至200.21亿元,年销售收入从83.73亿元提高到104亿元。

2007年陕西省煤炭产运需衔接会议资料显示,陕西煤化组建当年销煤3000万吨,占全省总量约40%。而其时,地方矿大幅关闭工作还未展开。2007年之后,伴随国际原油价格急剧走高,陕西拥有的黑金产业规模不断膨胀:国际油价创出147美元历史新高的2008年上半年,陕西全省产煤量接近亿吨,产量比2006年同期多出一倍。

2006年成功组建陕西煤化之后,强大统一的陕西煤运迅即收权,铜川、黄陵、韩城等主要矿区销售权限于2007年年底之前统一划归陕西煤运,所有下属矿区仅仅负责生产,陕西全省的煤炭销售价格很快形成了陕西煤运“一口价”的权威报价。

几乎同时,受煤矿安全隐患制约,越来越多的中小矿井被陕西省关(井)办处理,地方矿产量日渐萎缩,陕西煤运成了在陕电力企业无法逾越的电煤谈判对象。

但纵使如此,率先喊出2009年电煤涨价的,却并非陕西煤运。

“基本上每一家电力企业都会有所接触,我们希望参照2008年价格执行2009年度的电煤合同价格,但是,新一年的价格需要增加10元/吨的增值税。”陕西煤运省内电煤部负责人石广云处长介绍,2009年1月1日起,国家税务总局将煤炭增值税从原来的13%恢复到了历史上最高的17%,简单推算,高出来的4%的计算方式为,2008年度结算假设价格为272元(大唐略阳即按这一价格执行),乘以0.04,为10.88元,煤炭企业每吨让利0.88元用于缴纳增值税,而煤炭采购方则需每吨多掏10元钱用来缴税。

在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上,强势的陕西煤运为何如温吞水?陕西工信厅为何又要强行出手设定385元/吨的开票结算价?

“陕西目前是全国为数极少的、电力企业先拉煤后结账的电煤运行怪胎机制遗留症省份,每到年底,张总都要敲打敲打我的脑壳。”石广云口里的“张总”是陕西煤运总经理张福来;张福来敲打石广云的原因则在于,收不来煤款,企业就没有钱给地方政府缴税。

这让陕西省政府有点着急。电固然断不得,煤也要供得上,那么,支持地方经济建设的税款又怎能拖欠?

“2009年度第2个月还没有过完,我的记事本上已经布满了应收账款的欠账单位名录。”石广云说,这些债主有点儿像大爷,想讨债回来,就得继续给他发货。否则,就只能变成呆坏账。为了讨债成功,石广云这个老销售几乎用尽心思。

截至本报发稿,陕西煤运统计出的应收欠款已经接近10亿元。“这才是一个开头,电煤合同到现在还没有签,没有合同的生意,我们作为货主,是否随时有权给他们断供呢?”石广云说自己为此很烦恼。一方面欠账收不回来要挨老板批,另一方面,各种各样的条子与关系面前,电煤必须发,这是政治任务。

作为已探明储量居全国第三位的煤炭大省,陕西省专门设立了工业交通办公室(下称“陕西工交办”)衔接煤炭供运销需的每一个环节。

来自陕西工交办的消息人士透露,陕西工信厅发文之势貌似逼宫,深层次原因则在于,如果不强行要求发电企业给陕西煤化以385元/吨结算,陕西煤化则会以应收账款未能及时回收为由,拒绝向陕西省地方税务局及时缴税。

“用白话说,就是在合同还没有签署的情况下,希望双方先结账,让陕西煤化进而把税款交给地方,等正式签合同了,再按照合同价统一平账。”他说,政府此举只是为了促进财税收入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据了解,陕西此举目前在国内尚无先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其他省份都是先交钱后拉煤,根本也不会发生此类情况。

陕西煤化2008年原煤总产量累计4697.99万吨,同比增产1066.7万吨,增幅29.38%。简单换算,若仍以272元/吨为基数计税,仅增值税(仍按13%计)一项,陕西煤化的应缴税款就高达160余亿元。

瞄准13%:陕西GDP增速驶入快车道

石广云坦言陕西工信厅的文件给自己帮了大忙:“现在2008年下半年以来的历史欠账已经全部结清了。”

但张福来给石广云提出了新目标。2009年度要求当年电煤货款回收率100%,这又是一道难题。

“虽然分属中央与地方国资委,但大家都是国有企业,在应尽的与义务面前,陕西煤化始终以大局为重。”陕西煤化生产技术部某不具名管理人员说,2008年度与几大电力企业签订的供销协议基本都在每吨370元~380元,而在国家提高增值税背景下,税赋转移到企业是行业惯例。

但在执行中,已将逾百亿元税款收入囊中的陕西省相关部门并不看重后续合同签署与否。“企业行为属市场行为,他们迟早会坐下来谈;作为地方政府,陕西省在合同价格上不会搞拉郎配。”前述陕西工交办消息人士说。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2009年整个国家GDP增长“保8”的大背景下,1月13日,陕西省省长袁纯清将陕西省2009年GDP的增长目标确定为13%左右,仅比2008年15%的GDP增速略为放缓。而迄今为止,2009年唯有陕西与内蒙古自治区两个能源大省提出了13%左右的GDP增长预期。

为实现目标,陕西要求全省煤炭产量在2008年比2007年同期增速超过30%的基础上,2009年能够再次达到不低于2008年水平的贡献。“地方财税压力巨大,前不久,省政府专门发文提出保工业促增长。其中煤炭与石油产业,被列为头等大事,要求最大限度保障相关工业产品的运输与销售以及资金回笼工作。”由于事涉敏感,多位受访者不愿具名。

陕西省社科院某专家说,由于煤企产权归属地方,除财税外基本要求上缴地方,它的收益和红利会大量进入地方财政;而电力企业则大部分收益归于中央和国税,因此陕煤涨价事件的本质是地方与中央有关部委之间的利益博弈。当然,该专家也同时指出,电力企业同样会对地方经济以及财税增收做出贡献。例如华能秦岭发电公司,2008年就向市县级以上财税部门上缴税金1.39亿元。

这位专家说,煤电两家都是财神爷,地方政府谁也无法偏袒。由此看,发轫于陕西省工信厅的临时限价不过是地方政府财税增收的一种手段,抛开财税本身,于解决电煤价格战毫无帮助。

不过,至少在该次博弈中,陕西煤化先赢下了第一局。

中国的煤电博弈之路

直到现在,中国五大电力集团与各煤炭企业的电煤合同仍然一单未签,胶着状态在继续。这对儿冤家的博弈何以遭遇如此困局?

和这些年的矛盾纠结不同,在上世纪90年代,电煤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和谐时光。

“更早的时候我国的电力行业是计划经济,随着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为解决国内电力紧缺的局面,引进了很多国外的电力公司,他们带来了一些新的经营理念。比如说要求签署长期供电协议、长期燃料供应协议、长期供水协议等一系列协议。而协议的期限一般根据电厂的生命周期定为20年。”中国能源CEO韩晓平向介绍,后来当时的国家计委(现在的发改委)和中国国际工程公司接受了这种做法。在项目审核的时候也要求项目方提供相应的协议,比如和电力公司签没签供电协议,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签没签燃料供应协议,这样就逐渐形成了一个和电厂寿命差不多的长期协议机制。

而这种模式是国际上广泛应用的,包括英美等国家。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和英国等国家在电力改革的过程中走偏了方向,鼓吹电力全部现货化交易,也就是“竞价上”。不过当时他们所说的“现货化”主要指的是天然气电厂,燃煤电厂还在继续执行长期协议机制。“而我国在学习的过程中学过劲儿了,在燃煤电厂的交易中也鼓吹现货化。”这就导致电煤长期协议开始瓦解。

而到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来临。这时国内企业感觉当初和外商签订的一些协议吃亏了。“1998年之前是缺电,但金融危机之后不缺了,电力建设过剩,煤炭价格陡降,电力公司发现用周围小煤矿用卡车运来的煤比火车运来的煤还便宜,于是就选择便宜的煤,不执行协议。这就把电煤之间的机制完全破坏了,造成当时很多煤炭企业特别困难。”韩晓平说。到此,长期协议模式被破坏。“1993年的时候这个机制建立,到2000年的时候基本上完全崩溃了。”

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2002年,随着国内经济快速增长,电力供应又出现了紧缺,再加上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提出“三年不建火电”,煤炭企业的建设也滞后了,这就造成了煤炭供应紧张。而且随着中国加入WTO、房地产的大力开发等,整个电力需求增长特别旺盛,电力供应一直短缺。从2002年开始一直到2007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结果就是煤炭、电力需求增长太快。

电煤之间的争端和矛盾由此不断升级。因为没有长期协议,全部是现货交易,所以每年煤炭企业都会抬高煤价,而电力企业也就相应的提高电价,所以长期出现了煤电联涨的现象,只涨不降。但在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之后,电力企业和煤炭企业之间的价格底线相差已经太大,再也谈不拢。

对于国内一直在呼吁的“煤电联动”问题,韩晓平有着自己的看法,“大家一直在呼吁煤电联动,这里面存在的问题是,我们中国是大企业政治,很多人只提价格改革而不提机制改革。因为机制改革会动很多人的奶酪,而价格改革只会使一些人的盘子里有更多的奶酪。”

韩所说的机制就是长期协议机制,在他看来,这是全世界通用的做法,也符合电力市场的规律。“美国再怎么改革也没有建立煤炭期货和现货市场,长期协议的模式是不能动的。因为煤炭企业有了长期协议之后贷款会很容易,他们也会有动力保证生产的安全,因为一旦煤炭供应不上,煤矿就归别人了;反过来电力企业也是一样。这样就形成一个互相牵制和监督的机制,比安监局的监督要有用得多。”

关键词:

煤电

怎么做微信小程序
怎么创建微信小程序
微信怎么开店卖东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